三垣

原著向大卫辛.接上.

--------------------------------------------------------

  大卫屏住了气息。在微弱的白rukh的光亮中,大卫终于能看清一点儿辛巴德的脸,辛巴德也同样借着这一星点光亮对上大卫的视线。大卫在辛巴德鎏金色的眼眸里看见了自己失神的一刻,辛巴德也在大卫幽蓝的双眼中看到了自己遮掩不住的错愕与无力。

  两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直到辛巴德稍稍往后推开了一点,与大卫保持正常的距离,紧接着是一声意味不明地轻咳。大卫则耸了耸肩膀。双方都尽力不让对方看出自己少许的不安与遗憾,不知不觉便沉默了下来。

  这里的沉默就是死一般的沉寂,什么也不说,徒留下rufu的絮语,黑暗更比先前那般空洞,辛巴德和大卫只觉得心口处就像被几只手刻意摁住那样,喘不过气。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这是死之后特有的感觉吗?在刚才无法触碰到对方的时候…眼前的事物似乎在一瞬间都变得虚无了。

  人类?

  特异点?

  神?

  辛巴德感到自己的脑内在走马观花地放映存留至今的记忆,耳边无限播放着这几个普普通通的词。这代表着什么?生命?希望?信念?愿望?未来?命运?

  生命由父亲母亲赐予,父母的生命溯上可知是神明的恩赐;希望是虚无缥缈、却拥有无比强大的力量,像是照在濒死之人身上的一束光,被扼住脖颈时进入体中的唯一一口氧气;信念是人的意志,是感性与理性结合后得出的坚定不移的决定,人甚至可以为了它牺牲自己的性命;愿望是人类从诞生以来就拥有的感情,若要说得再贴合一些,那便是欲望;未来是指脚尖前的路;命运是推动世界运转的洪流。

  辛巴德觉得他明白。因为他不止一次经历过生死之间的搏斗。自少年起就在生与死之间赤脚奔走,手握世界之剑,纵观洪流——是七海霸主,他所拥有的实力无人可匹敌,也无人敢质疑。同伴的信念也好,人民的依赖也好,辛巴德一直是这么走过来的,他觉得自己明白,因为他已经这么走过来了。

  辛巴德觉得他不明白。随着时间的推移,世界的一切都在慢慢发生改变。无论是身边的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价值观的定义,利益的不同,羁绊之间存在的无比的力量,最开始的异变到渐渐地融合。没错,那些看不见命运的人总是一次次超乎他的预料,这使他感到迷茫,甚至也有一丝不明显的恐惧感。

  他真的,是理解这些东西的吗?

  辛巴德自己也不知道。

  “说起来,辛巴德。”打破沉寂的又是大卫。“我是死了,但是伊尔·伊兰还活着,我与它的魔力是共用的。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是说,有复活的可能性,或是再造世界?”辛巴德立刻就意会到了大卫的意思,大卫笑了起来,这是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同是特异点、也互为半身的原因——辛巴德总是能很快地点到大卫想要表达的是什么,即便有时候那些信息量是真的太少,辛巴德最多也是稍作思考,最终还是能准确无误地指明。大卫点了一下头。

  “正是。不过前者的实现需要耗尽伊尔·伊兰的全部魔力,比再创一个世界还要难,毕竟我们在原先的世界里已经死了呢。——你是怎样想的?”

  大卫和辛巴德依旧是悬在什么都没有的半空中,下一秒却不约而同地保持了坐下来的姿势。仿佛在这只有黑暗的空间里,有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似的。——当然会有,只要大卫和辛巴德愿意,没有什么是不能满足他们的。即便没有任何实感,大卫还是无聊地伸了伸腰背,顺手扯过一直环绕着金圈白rukh在掌心逗玩。

  “我有想过复活这件事。因为你我都有经历过相似的情况……死亡。现在能办到的话,也未必不能一试。”辛巴德习惯性地用左手支着自己的下巴,交叉着双腿垂眸现出一副思考姿态,明明他的语气充满着迟疑与困扰,但辛巴德的眉头依旧是舒展着的,面部表情没有任何起伏,在这一片暗色调中莫名衬出一份漠然。白色的光点掠过他的眼角,辛巴德抬起了双眸,直勾勾地对上大卫深邃的双眼,本就带着锐气的金瞳在此刻染上了死后的冷寂,大卫闭上了眼,没去接受这样的视线。

  “听说死亡能冲淡人的一切欲望,我觉得不是。我还有很多未完成、想完成的事情,就比如…对同伴信任的回应,还有与她重建祖国的约定,至今还未完全实现。而且百年后、千年后的世界,我多少还是有点担心。就算我活着也干涉不了那里的未来,即便如此我还是忍不住去想,我想见证到最后一刻。”辛巴德接着阐述,自顾自确认了自己要说的话都说完后,沉沉地吐了口气。大卫用手撑着脸。

  “哈哈哈!这么杞人忧天做什么,操心过多可是会死掉的哦?不不…换句话说,你还真是软弱啊,辛巴德。我还以为死了之后会给你什么觉悟呢,真让人失望。命运在你我对立之时已然逆流。并不是脱离了掌控,而是完完全全看不见了,那个时候作为「特异点」的我们已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大卫双手合十,又缓缓张开,伊尔·伊兰的微模型便灵巧地跃了出来,大卫满意地弯起了眼。然后大卫又攥紧了拳头,将它击碎,rukh零零碎碎地飘散开来。

  “我说,你真想回到那个已经不属于你的世界吗?”大卫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伸出手在辛巴德的眼前晃了晃。辛巴德收了收下巴,稍稍皱起了眉头,仿佛是在对大卫的提问作出思考,又像是为此而难堪。大卫不知道是哪一种,但他只想知道答案。

  “……那个世界从不属于我,也从不属于谁。

  是,我是想回去。”

  回到那个世界就意味着要再次复活,之前也说过了,这样做的话就会耗光伊尔·伊兰的魔力——大卫的魔力。也就是说,真到那一刻的时候,大卫就真真正正、完完全全是死亡了。辛巴德肯定清楚大卫会因此消失的这一点,因此大卫还是忍不住再问一次:“即便那会用完伊尔·伊兰的魔力?”

  即便我会消失?

  “即便那会用完伊尔·伊兰的魔力。”

  即便你会消失。

  “……是吗。”

  大卫低应了一声翻过身侧对着辛巴德,黑色的rukh隐去了他的半边脸。这样的回答对他来说简直是——比死亡还难以接受,不…他是能接受死亡这一事实的,但唯独这一点他没有想到——他的特异点居然会做出让他消失的决定,这是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从来都没有想过的。因为他觉得不可能。而现在已经发生了。

  大卫交叉着双臂,试图掩去跌入低谷的情绪,自己的动作却总是感觉不自然。大卫一心想着现在这个情况该怎样才显得更正常一点,至少看上去没有异常就好……不是,不能在意这些,明明是已经想到的事。——不,我可完全没想到,真的。大卫没办法安慰自己,他现在越思考思维反而就越紊乱,他甚至没注意到长袍两侧都被自己不安的手抓皱了。

  大卫其实在期待着辛巴德会说出要和他在一起这样的话。大卫曾把辛巴德当过王,当过神,在那段时间里大卫一直在尽心尽力地为他所爱的王服务,忠心耿耿,绝无丝毫怨言。只是,唯一让大卫在意的是——辛巴德总是能一眼看穿他的想法,而他却一直不能完全读懂辛巴德。这让八百多年来没在乎过其他人的大卫头一次对某个人产生了浓烈的兴趣。

  人类是富有感情,同时也拥有着理智的高等智慧生命体,不能做到立刻就能理解透彻。反正以后在一起的时间还很多,说不定那些时间甚至会多到不想再要,慢慢来就好。之前大卫是这么想的,现在…好像不行了。辛巴德果然是这样的男人啊,不过,成为他的踏脚石其实也没所谓……。

  大卫没意识到自己身边的黑rukh已经搅成了一团,仍在低头思考着什么。辛巴德却在此时上前拍了拍大卫根本碰不到的肩膀——露出了来到这片混沌的第一个微笑。大卫看愣了神,他感到辛巴德的笑容好像能将一切阴影化开,是这片绝望之中的唯一一束光,是将他从泥泞中拉出来的一双无瑕的手。

  “——那是骗你的啦,别那么沉闷了。”

  “啊…啊啊?”大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用光你的魔力,以牺牲你为代价去换取自己的性命,我怎么可能会干这种傻事。我之前也已经接受了自己的死亡:我活着就是对他们的一种束缚。而且,你——可是与我唯一对等的存在啊,如果有一方消失了,另一个只会永永远远地孤独下去,不是吗?”辛巴德捧着大卫的脸,学着大卫曾经说过的话,大卫忍不住笑了。

  “那是当然。在这个世界上,能够理解你的也只有我了。”

  辛巴德果然是不可思议的男人。大卫这么感叹着。

  ……其实我们,能存活的可能性一直都是零,不好意思啊,骗了你。大卫看了一眼辛巴德,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手指揉了揉自己靠眼的鼻梁,吹散那些飘悠在身旁的rukh碎屑。大卫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他干脆什么也不说了。辛巴德却说了一句“没关系”,大卫有些惊讶。

  “那就一起再造一个世界吧。”

  辛巴德伸出手,就如同当初大卫向辛巴德伸出手一样。但大卫并没有立刻作下决定。

  “你愿意吗?和我一起再造一个世界。”

  “为什么不呢?和以前的世界不同,就算完全用黑rukh的力量来造也没关系,脱离了旧世界(所罗门世界)的约束,黑rukh已经不是不好的象征了。试试看吧,反正一直待在这里也很无聊。”

  “哈阿,这下我们可是要成为神明咯。”

  “那也很好,”辛巴德歪了歪头,似乎在组织语言,而后又开始了他的讲话,“成为神明不一直是你…不,你我的愿望吗?

  现在是第三次,由我来邀请你就好。那么,你愿意与我联手吗?大卫。这次是脱离了任何可干扰的因素,是真真正正、诚心诚意的请求。我很想和你在这里建造一个世界。”

  “什么嘛……”大卫喘了口气,保持着一贯的微笑温柔地看着辛巴德。他不知现在自己的内心是什么感觉,感激?欢快?无论是哪一种都不重要,他只深刻地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波澜不平。“你才是让我等太久了,辛巴德。比我等待伊尔·伊兰力量的到来还要久,还要难熬几千万倍。”这是为什么呢?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我的特异点,我没有理由,也不可能会拒绝你的请求。——与你共同创造一个世界,这也一直是我所想,我所求的。”

  辛巴德用感慨、赞许与理解并杂的目光注视着大卫,开始讲述他的想法:“我想造一个世界。一个生命之河涌而不息,有人类、有鱼虫鸟兽的充满生气的世界。即便他们之间存在不同的种族也没关系,我只要他们没有意志的分歧,我想要他们拥有精神上的统一。人生观也好价值观也好,我不允许新的世界出现纷乱与战争。

  太阳与月亮必须不断交替,这个世界必须拥有光和影,这样才能达到相互协调的目的,拥有昼和夜,生物才能有规律地生活,万物俱兴。

  ……拥有rukh的存在也未尝不可,但是不允许除神明以外的人使用魔法。人与人之间不应该存在太大的差别,否则纷争必然发生,只要他们普通地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就好。——我们平时不能出现在人们的生活里,再造一个类似「圣宫」的存在,对你而言不是什么难事吧。”

  辛巴德看向在对面坐着的大卫,大卫回应似的扬起唇角,紧接着泻出口中的仍是一如往常的嘲讽的话语。“你真是专制的神,你想再次对人的思想进行一定程度的禁锢吗?我没别的意思,人类本来就是欲望强烈的生物不是吗?而且他们连自己都相互歧视…这么想想就很没意思,又恶心。要避免战争,还真的不是什么容易事啊,那些人的想法总是——天真又愚蠢。

  不过你想试的话就试一试好了,大不了弄坏了这个世界就重新毁掉,再造一个就好,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如神所愿。在这块还未被开发的空间里做什么都可以,伊尔·伊兰储存的魔力还很深厚,做完这些之后也会剩下很多——而且如果还存在rukh系统的话,那就更不用担心了。要在这里造一个世界实在太容易,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只要像我之前在圣宫那样,添加一个小小的命令式就好。”

  辛巴德对此感到很满意,他抬起头面对暂时仍是黑暗的空间,身边的白色rukh不自觉地围在他身边团团转。

  “真的…没料到会到这一天啊。”辛巴德轻声说着,不清楚是单纯感叹而已,还是在对大卫说。然而对大卫而言那种都无所谓,因为他始终是会回应辛巴德的,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

  “是哦,就算是和你走到了命运的尽头吧,毕竟我们以后可能再也看不见命运了。不过成为神之后,也不需要了呢。”

  “是啊。”辛巴德也笑了起来。

  “和我一起走到命运的尽头”…吗。其实这也是辛巴德曾经所求的,但怕意外太多,没法遵守这样的约定。而今真是出乎意料,竟然是真的和大卫走到了最后,他从没预见过,也从没这么想过,可他的胸中却充满了难以言状的欣喜和激动。

  大概这样才是真正的「命运」吧。辛巴德想。









        “…噢噢!”

        “怎么了?”

        “如果这个世界全用黑rukh创造,那么以后的生物体产生的也是黑rukh.也就是说作为白rukh构成的你——真是一级特别啊。以后你打算怎么获取力量?辛巴德。”

        “说来也是…走一步算一步吧。作为神的话,倒是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除了与神对·等的存在之外。可别放松警惕了,辛巴德。小心哪一天我的黑rukh就把你一口吃掉,将你染黑。”

        “哈哈、是吗。那就让我好好期待那天的到来吧——”

-混沌篇.END-

评论
热度(3)

© 三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