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垣

大卫辛.原著向.设定是原著结束之后的二人,私设有.

-----------------------------------------------------------

  “你在哪里?”

  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如流水一般撩过耳畔,辛巴德忍不住打了个颤。他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因为方才的呼唤声受惊而剧烈抖动了一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实感。对——肉体的实感,辛巴德幻想他现在是无助地抱紧双臂,就像小时候那样,但是他却感觉不到自己四肢的存在。而也不仅仅是四肢,还有头与身体。

  辛巴德睁开了双眼,也和没睁开的光景一样。令人窒息的漆黑如毒蛇一般疯狂攀满他所看到的每一处,他什么都看不见。辛巴德试着睁大眼睛,盯着面前的深黑许久也看不出什么来,他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已经没有用了。

  这里是哪里?

  在这片虚无却又真实存在的黑暗中,辛巴德什么也感觉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他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只依稀记得自己在最后一刻被大卫吞噬掉大半的rukh,接着便如自己所料——阿拉丁他们使用了大魔法将大卫杀死了。……准确说是把大卫和自己一同杀死了。这种说法还真是微妙,但又是不得不承认的事实。

  那么,我现在是已经死了?辛巴德再次陷入想象之中,艰难地在黑暗中抬起自己的左右手,十指交合。是有感觉的!这说明自己还是“实体”的存在,那样的话现在这个空间应该也还是这个世界所管辖的一部分吧。现在这里是伸手不见五指…我还在大峡谷里吗?不、不是。

  辛巴德刚这么想,就轻巧地翻了个身,现在的他似乎是悬浮状态。若是在大峡谷里的话不会这样,这种失重感…果然我是死了吧。

  “啊啊、醒了吗,辛巴德!”

  那道沉稳的声音以再度跳了进来,伴随着细小的鸟啼声振入辛巴德的耳内。——是大卫没错,可辛巴德无法分辨大卫的声音从哪里来,仅仅能感应到大卫的一点点、一点点气息,就像鸟儿呼吸时的起伏一样小得可怜。辛巴德下意识地压低了气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害怕那微茫的感应消失。

  虽然之前发生了很多事情…大卫的附身,两人rukh的结合、圣宫之主争夺战……大卫给辛巴德的感觉一直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也说不上是什么坏的感觉。大卫有大卫的可恶之处:残酷、无情、视他人之命为草芥,对于单纯以虐待他人为乐这样的行为,辛巴德是难以接受的。但,正如大卫之前所说,两人又是相同的:背负着使命出生,接受与顺从命运的指引,特异点之间对等的交谈。

  大卫和辛巴德是不同却又相同的,就像南北磁石一样,同亦不同,彼此吸引。无论如何,经历过那些事后身处在此的辛巴德,竟对与自己共存于此的声音——对大卫有了一份难以言喻的依恋感,就像是同祸相怜。人类就是这样弱小的动物…辛巴德不由砸了咂嘴,面对这这样的“人性”,是该作喜还是悲呢?

  “这里是哪里?”

  辛巴德大声问道。他切实感到自己的声音好像遭受到了某种抵触一样,没法到达更远的地方——既没有回音又不往外扩散,辛巴德对这个地方又暗暗添上了一层不安。

  “好像是这个世界内的平行世界之一,而且还是未开发之地。”大卫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随后又恢复了稍微轻快点的语气:“这回我们是真的死了!不过幸运的是还没死透哦,伊尔·伊兰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就被干掉嘛。”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与伊尔·伊兰成为共同体的我们的确被大魔法打得七零八落,但是我们的rukh又聚集在了这里——没错,这里是伊尔·伊兰的内部。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是某个平行世界,反正就是,我们剩下来的rukh让我们还能活在这里,可我们在以前的世界里是已经被消灭、被驱逐了的。”

  辛巴德迟疑地点点头,他需要消化一下这段话里面所包含的信息量……总而言之就是他们已经死了。

  “这么说来现在最虚弱的是你啊!辛巴德!”大卫的语气不知为何又转得轻快了,一如往常是半嘲讽的语气,“白rukh是要回归「洪流」之中的,本来你能复活就是因为七个魔神留下的rukh,那些力量就已经很微薄了,如果不是圣宫的支撑恐怕你根本动弹不得,现在你的rukh更是被打散得不剩多少了。我不一样哦!我是黑rukh的结合体来着。”

  “是吗。”辛巴德简单地应了一声,再次回味这位阿尔马托兰大魔导士的言论。他已经发觉了,对于自己的身体感知能力极其低下这件事。现在在这里还好,如果出去的时候不能够掌握自己的身体那真的是很糟糕的事情……不过也已经,不能出去了吧。“你能看见我吗?”辛巴德问大卫。

  大卫似乎笑了一声。“不能,这里一片混沌,我也同样什么也看不见,要是我能看见的话早就到你身边了。嗯——你想要对我说什么呢?今天。”

  今天你想要对我说什么呢?这是大卫在答应辛巴德,“成为”辛巴德的magi之后每日常问的一句话。辛巴德觉得很奇怪。要对你说什么…?能说什么呢,能够改造世界感到很开心,辛德利亚商会久违地活跃了起来,还是帕鲁提比亚名义上的重建?他不知道大卫这样问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大卫等待的答案是什么,但无论他回答什么,大卫也总是微笑着回应:这就是我王所想的啊。

  那是毫无波澜的普通的日常,现在则不同。“现在这样的状况我不想玩这种……你到底想听我说什么?”辛巴德压低了声调,他感到周围似乎有冷气在暗暗涌动。

  “…唔嗯、随便什么都好。顺带一提,这个空间的时间和圣宫一样是无限的,不找点事做实在是无聊,和我聊聊天也好呀。”

  “我什么也不想说……”辛巴德叹声道。

  是的,他什么也不想说。或许是因为自己死了,他渐渐舍弃掉以前那些繁多复杂的情感:对亲人的依恋,对同伴的信任,对国民的亲热,对崇高理想的追求……这些辛巴德曾经挥洒热血不顾一切、拼上性命也要获取的东西,那种澎湃而热烈的情感,渐渐在辛巴德的心中变得模糊不清。那些自己曾以为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情结,在死亡的一刻全都被冲淡、甚至冲散了。辛巴德感到惋惜。现在也仅仅剩下惋惜了。

  “你在想什么呀,最初的阿尔马托兰可是只剩下五百名人类哦,五百。”

  “什么……”

  “这个不重要。我们可是特异点,被命运选中的人啊,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所以才能在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之后还能走到这一步。被选中为王、成为神也好,这些都是命运的安排。”

  “成为神、成为超越神的存在么?”

  “当然!我们背负着使命出生,成为超越神的存在,这也是为了顺从命运。……说起来,对于「孤独」的定义和感觉,”大卫拖长了语调,接着顿了几秒钟,辛巴德听出大卫的尾音有些难以察觉的颤抖,他是在平复自己吗?…大卫?“我早就不记得了,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毕竟别人都不重要嘛,一个个都看不见命运,就像笨蛋一样。但是你不一样,辛巴德。”

  “说到孤独,我们两个还真是可怜那。明明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作为特异点而出生,如今却又落成了这等下场。”大卫又补充道。

  从最开始的什么都没有,到拼命去追求自己想要得到的事物,拥有了一切之后还是不满足。之后又不得不卸下除自己以外的一切重担去追寻新的高度——最后却败得一塌涂地,终于什么都失去了,和最开始一样,什么都没有地死去。这就是特异点,“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的特异点。辛巴德明白,大卫也明白,这是特异点之间不必言传就能意会到的信息。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关于“亲情”“同伴”,大卫从一开始就没有背负过。

  或许一开始没背负什么反而更轻松,可辛巴德认为这样反而是他的可怜之处。“孤独”的定义到底是什么,辛巴德想假装不知道。

  “能够拥有与自己对等的存在就够了。”

  “嗯、是啊。”

  轻应了一声,大卫在黑暗中转了个身,还是什么都看不见。现在大卫也什么都不想说。大卫身边的黑rukh发出噪耳的叫声,即便如此也刺不破这黑暗。特异点的想法只有特异点才能明白,孤独或是不孤独,两人都不约而同地不再深究到底是什么。那种感觉是否就像这个空间一样充满黑暗与虚无,空空洞洞,看上去什么都有,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存在而又死亡着。

  “辛巴德,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

  特异点的命运最终还是和特异点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两人依靠那一点点、一点点对对方的感应慢慢接近,十指相触的一刹那辛巴德周边稀少的白色rukh发出了本身应有的光芒。辛巴德抿住嘴唇,下意识地期待能够再次感受到人的体温——大卫的温度。大卫也是这么希望着的,他迫不及待地在这个黑不见底的空间里寻到一丝慰藉,从他的特异点得到他所想要的触感。

  但是,就在大卫与辛巴德十指即将相扣的那一刻。

  他们互相穿了过去,

  谁也碰不到谁。

评论(2)
热度(2)

© 三垣 | Powered by LOFTER